劳动保障别落下快递哥
来源:   作者:    浏览:次    发表时间:2016-04-27 20:38:16

        日前,一则快递小哥被打的视频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这一事件也让长期处于焦点之外的快递员群体难得地走到了聚光灯下。

  “互联网+”的深度发展让公众对快递行业的需求水涨船高。人们只关心快递员送来的包裹是否准时、快速、完好无损,却对他们的境遇一无所知。而快递员的工作状况如何,他们的劳动安全是否有保障,合法权益是否能够得到维护等等问题,几乎无人问津。

  1、什么仇什么怨 快递员蹭车被甩6个耳光

  4月17日上午9点40分许,北京东城区富贵园小区,顺风快递小哥在送件时,所骑电动三轮车与一辆京B牌照个体出租车发生剐蹭,随后遭受出租车司机的辱骂和连续掌掴。该行为被目击者拍下并上传到社交网络,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网友愤慨。

  18日凌晨,涉事李姓司机和快递小哥小冯在东城区东花市派出所内配合调查。顺丰集团总裁王卫在朋友圈中发文称,“如果这事不追究到底,我不再配做顺丰总裁!”

  经北京警方审查核实,与事主发生纠纷并动手打人的李某因寻衅滋事被东城警方依法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

  2、快递小哥被打引发3大劳权追问

  “快递小哥被打、‘霸道’总裁追究到底”事件有了不错的结局:打人司机李某因寻衅滋事被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而劳权追问没有停止:小哥受伤是否算工伤?应由他还是公司向施害方追责?劳动者在此类事件中如何维权?

  追问一:顺丰小哥送快递途中,被车主掌掴受伤,算工伤吗?

  快递小哥的三轮车因不小心碰到了司机的轿车,遭到辱骂和连续掌掴,据医院外科急诊出具的诊断报告显示,他头部受外伤、软组织挫伤。

  这算工伤吗?江三角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沈骏律师解释道,工伤判断的标准有三个要素: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原因。

  在本案中,首先,快递小哥是在送件路途中遭到侵害,肯定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其次,从背景信息介绍看,也是因为送快递的原因而遭到掌掴。所以三个要素都符合,这种伤害肯定属于工伤。

  追问二:在类似事件中,应该由员工向肇事者追究责任,还是由企业追究责任?可以追究哪些责任?

  事件回放:顺丰集团在微博上发声明,建议公安机关以寻衅滋事追究其刑责,并称以后发生此类事件仍将依法维权

  顺丰公司总裁表示要追究到底,赢得网友一片叫好,而这也被认为是事件能够快速取得进展的重要原因。那么,在类似事件中,应该由员工向施害方追究责任,还是由企业追究责任?可以追究哪些责任?

  沈骏表示,原则上还是应由快递小哥来追究责任,因为打人行为本身是一种侵权行为。在这个侵权行为的相对方中,按照法律规定,应由受侵权方向施害方追究责任。顺丰公司虽然承担工伤赔偿义务,但并不当然取得快递小哥向肇事者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所以,最终追责还是需要由快递小哥来进行。至于追究哪些责任,沈骏表示,最主要的是侵权赔偿责任,这里面主要包括:因受伤害而支付的医药费;因受伤而没有办法正常工作所造成的误工损失和相关的其他损失;侵权的精神损害赔偿。

  这些内容都可以由受侵权方向施害方去追偿。

  追问三:当员工因工作遭受伤害时,应该怎么维护自己权益?

  沈骏表示,不仅是快递小哥,所有员工在工作中因为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受伤之后立即申请工伤认定。申请工伤认定,原则上由企业来进行,但有些情况下企业没有申请工伤认定,这时候作为受伤的员工,包括员工的家属也可以启动这个程序。

  沈骏提醒道,需要注意做好相关举证工作,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员工和企业之间劳动关系的证明,比如劳动合同、工作证。二是受到伤害的过程证明,比如交通事故中交通管理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厂矿里发生工伤事故的工友证明、受伤记录、医疗证明等等。以上都是有效证据,保存好这些证据,就可以申请工伤认定了。

  3、潜规则下 谁来保护快递小哥

  不签劳动合同几乎是潜规则

  “这个月算是白忙活了。”前不久,上海徐汇区某快递公司的快递员小赵又遭遇了一起车祸。经诊断,小赵左手腕关节脱臼,半个月内无法再从事派件工作。话里话外,小赵担心的是工作会不会丢,对于要不要工伤赔偿,小赵却从来没想过。“我们都没有和快递公司签劳动合同,所以公司也不认为这是工伤,不会支付医疗费用。”

  快递员不签劳动合同、没有社保,在快递行业几乎是潜规则。除了几家全国性的快递公司外,大部分公司都交由个人承包经营,快递员找不到有权签合同的“甲方”,更何况大多数快递员根本没有要签劳动合同的意识。不签劳动合同的后果就是劳动关系往往得不到认定,从而产生了诸如工伤认定等一系列关乎劳动者权益保护的问题。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快递员这个行业很辛苦,但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因此流动性特别大,很多人都是干几个月挣点钱就走人,“签劳动合同一来费时费力,二来显得有些多余。”

  劳动保障与辛苦不成比例

  今年3月,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快递员起诉快递公司赔偿加班费的案件。2013年1月,小曾到一家快递公司工作,但快递员日晒雨淋、全年无休的工作状态让他不能适应。2014年3月,小曾辞职后,以公司未与他签订劳动合同、严重侵犯其合法权益为由,将公司告上了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最终,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为快递公司以配送合作协议的形式规避签订劳动合同的法定义务,使得双方在发生争议时,问题复杂化,如果对该行为予以认可,将与立法目的相悖。快递公司应向小曾支付加班费、双倍工资差额、经济补偿金、工作保证金、失业社保金等共计3.6万元。

  “5+2”“白加黑”,这似乎是快递员的工作常态。一年365天,他们天天都奔波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然而,快递员的劳动保障与快递行业的辛苦却不成比例:加班没有加班工资、车祸没有工伤赔偿、高温没有高温津贴……劳动保护条件的匮乏、安全保障的阙如,快递员的工作环境令人担忧。

  “对于快递来说,用人单位应当申请不定时工时制或综合工时制。对于超出法律规定的工作时间,应当计为加班时间。”南宁广合律师事务所律师胡礼艳认为,快递行业工作性质特殊,用人单位确实难以对快递员进行日常考勤,一般是把劳动报酬与快递员的工作量挂钩,但这并不意味着用人单位就可以给快递员安排超长的工作时间。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不少快递公司从来没有使用过综合工时制,而快递员通过法律手段维权讨要加班费的案件,也并不多见。

  快递行业亟待规范用工

  来自国家邮政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8家全国网络型快递企业的职工人数达108.4万人,快递行业的职工总数估计超过140万人。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亟须建立起规范的用工制度和合理合法的劳动保障机制。

  劳动关系认定难是导致快递员维权难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副教授金英杰认为,电子商务的发展促进了快递业的迅速扩张,为扩大快递网络的覆盖率和市场占有率,尽可能地压低成本,不少民营快递企业在非主营地区采取转包或分包的加盟方式寻找合作伙伴代理业务。“在这种转包、分包、承包、委托等多种经营模式并存的情况下,直接用工少、中间环节多,快递员与快递公司是劳动法所规定的劳动关系,还是雇佣关系、承揽关系等,难以确认。这给劳动纠纷的处理增加了难度。”金英杰说,在很多快递员与快递公司的劳动争议中,都是因为不能确认劳动关系,导致快递员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

  2015年11月16日,国务院法制办向社会发布《快递条例(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征求意见。该意见稿加强了对快递行业的规范管理,但对快递员劳动权益的保护问题仍然着墨不多,仅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遵守有关安全生产的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标准,建立健全安全生产责任制,确保寄递活动安全。”“快递条例不应只看到‘经营’,更应该看到其中的‘人’。”金英杰说。

  对于日益频发的快递员合法权益受侵害的问题,胡礼艳提醒,快递员平时要注意保存好和快递企业及承包商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在入职时,也要尽量签订劳动合同,搞清楚自己到底有哪些合法权益,应该享受哪些劳动保障。